法国两年来首次“正常”高考揭榜!成功率明显下降有人“解脱”有人等补考

2022年9月26日 by 没有评论

法国新增206554例,累计确诊31349536例,新增死亡75例,累计死亡149801例;

7月5日,法国高考揭榜,这是会考改革后首次未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考试,也因此备受关注。约70.9万名考生参加了今年的“新式”会考。即使会考的象征意义随着改革而有所黯淡,但对于应届生来说,相关成绩的公布仍然是一个重要的时刻。成绩查询网站Cyclade还一度因大量访客流量而出现技术问题。同时,会考通过率多年来也首次出现下降。

事实上,2019年,时任高等教育部长的布朗盖推动了会考改革,规定高中毕业总成绩由平时成绩(40%)和会考(60%)组成。

而其中,会考成绩包括:高二进行的法语笔试及口试;高三进行的哲学和两门专业选修课考试,以及大型口试(grand oral)。

然而,2020年疫情爆发,教育部不得不取消会考,改为用应届毕业生的平时成绩(contrôle continu)代替。2021年依然沿用以平时成绩为主(占期末评分82%以上)的做法,毕业班唯一的笔试是哲学考试,高二也组织了法语会考,但没有组织专业课考试。

▲ “新版”会考全面正常进行是在被疫情中断两年以来的第一次。(法新社图)

今年,“新版”会考全面正常进行,这也是在被疫情中断两年以来的第一次:上述提到的专业选修课笔试首次于5月11日至13日举行。不仅如此,专业选修课考试原定于今年3月启动,但因为再度疫情推迟,并且今年的成绩还不会被录入招生平台Parcoursup。

自2012年以来,Bac考试的成功率已超过80%。而2022年会考的补考前成功率虽然为 86%(即602200人通过),但与 2021 年的情况相比,这一比率还是有明显下降。

作为参照,使用平时成绩来替代会考的2020年和2021年明显成功率更高:2021年补考前的会考成功率为90.5%,2020年为91.5%。相比之下,2019年仅为77.7%,2018年和2017年也在类似水平,分别为78.8%和78.6%。

当天早些时候,新任教育部长恩迪亚耶(Pap Ndiaye)已经提到,今年情况“与往年相比成绩下降”,表示这“并不完全令人惊讶”,因为“今年是会考改革后正常考试的第一年”。

恩迪亚耶还补充道,“有说法称,用平时测验成绩来部分代替传统会考会导致‘异常高分’的现象,而现在的结果正驳斥了此类说法。新的会考仍然是一项重要的考试”。

不同类别会考生的成功率也不同:今年,普通类会考生的补考前成功率为 91.5%(与 2021 年相比下降-3.8%),技术类(bac technologique)考生相应的成功率为80.6%(-8.6%),职业类会考生的成功率则低一些,为78.7%。

平均分在8至10分之间而未能通过Bac考试的考生可在7月6日至7月8日参加补考,补考成绩将于考试当天晚上在网上公布。

其中,有 44900 名会考生的平均成绩低于 8,占候选人的 6.4%(相比之下,2021 年为 4.2%)。共53300 名候选人将参加补考,即 7.6% 的会考生(相比之下,2021 年为 5.1%)。

会考年年有,每年都必不可免地令人心绪难平:17 岁的 Naba 在巴黎伏尔泰中学的院子里忍不住感叹道:“我通过了!”。成绩出来前,她感到压力很大:“我的腿都在抖。压力很大,特别是哲学测试发挥得不太好。现在真是一个巨大的解脱”,她在张贴的名单前说道。

有些人则不太幸运,例如18 岁的Nouchka就得补考:“其实我也预料到了这个结果,因为这一年的成绩都不是很好”。“我打算从今天下午开始,再好好准备一下,争取补考通过,不然就太糟糕了”,这位打算明年在一所音乐剧学校注册的高中生补充道。

17 岁的Geoffrey 在名单上“到处找自己的名字”,但最终发现自己未能通过:“我自己也差不多预料到这个结局了,因为我没有好好准备。当然,还是不免失望的”。

在南特的一所高中,在公布成绩的地方,其中一些排队的学生情绪激动。18 岁的 Maÿlis就高兴得跳了起来,并且紧紧地拥抱了自己的朋友:“我很高兴这次终于能过,因为已经失败过了”,这位年轻的女孩透露了自己的职业计划:“我可以去电影学校,以后成为一名导演!”

“通过会考当然并不令人意外,但压力依然存在。没有它,我们就无法上大学!”她 17 岁的朋友Léane说道。

当然,对于部分学生来说,关键不在于是否能通过,而是成绩如何:在巴黎的加布里埃尔·福雷(Gabriel-Fauré)高中,Maeva非常关注自己的最终成绩:“如果我拿不到良好(mention bien)或者至少平均成绩为 13 分,就读不了想读的学校了”。好在她和陪同前来的父亲都对会考成绩感到满意。

虽然在网上也能查到成绩,但有些少年人还是选择早点去学校查看情况。例如,上午 8 点 30 分,在马赛市中心的梯也尔高中,十几名高中生在学校等待,虽然他们已经在网上查到成绩了:“我们松了一口气,现在主要是想留下来,大伙一起庆祝庆祝,”18 岁的 Lola 高兴地说。

“我们仍然看重会考,这个有 200 年历史的考试”,南特克雷孟梭(Clemenceau)高中的数学老师 Pascale解释道:“对于学生来说,这仍然是他们破茧成蝶的关键时刻”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